名家视点|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主席马里奥·科尔德罗演讲摘录
作者:             来源:中远海运            发布时间:2016-11-04


由于航运业周期性的特点,航运界发生的事件往往会引起更广泛人群的关注,并让公众意识到,在21世纪,生活是如此离不开通过海上供应链传递的国际贸易。2016年无疑是海事领域活动尤其重要的一年,它不断地抓住了更多公众的注意力。无论按什么标准来衡量,过去的十个月都是这个行业变化巨大的一段时间。我们见证了我们领域内重要的合并、收购和整合。


船公司整合与全球集装箱船队运力合并远远超过了全球经济发展变缓所需,促成了航运联盟系统的重新排序。班轮公司寻求的新型合作方式与之前有着显著差别,各公司都要求准许开展更密切的合作。第二代联盟寻求的四个共性是:船舶共享、运营中心、信息共享和共同采购。


老实说,全球货主对新联盟的成立惴惴不安。有些货主怀疑船方的动机,认为新的联盟构架不过是为了限制服务和提升运价。一些组织对新联盟保留意见,他们直言不讳地在本委员会面前争论。尤其是信息共享和共同采购两个领域,委员会希望慎重行事,请谨慎评估共享程度更高的信息以及更强的采购能力会对货主及其他方面的利益带来增益还是损害。


这也是委员会在海洋联盟协议上如此努力的原因。我们需要公平处理航运业的各种顾虑,并给船方提供一条他们正在寻求的、且非常需要的有效途径。我完全相信联盟结构可让船方和货方达到双赢,并为解决拥堵、港口效率、甚至供应链优化等问题提供工具。如果处理得当,联盟将带来商业和政策上的收益。如果处理不当,它将加深原本就持怀疑态度的货主们的偏见。


说到底,我们最需要关心的问题是,怎样的合作可以让这个对世界经济起关键作用的行业保持稳定发展。


我们每一方应当在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抑制推卸责任和恶意伤人的想法。虽说没有一方或一个板块必须要对整个行业今天的困境负责,但我们更需要理解的是,当事态变坏时,每个人都将受到影响,无论是船方、货方还是监管机构。我们共同的最佳利益是决定必须采取何种合作和创新的举措,来保障一个能为各类承运人都带来利益的市场环境。


为达到这个目标,尤其是在最近的发展形势下,航运公司可以做的两个关键举措是:给货主信心,让他们相信,他们是在与有偿还能力的企业合作;设置安全措施,让货主感到放心,即使又有破产事件发生,后续事宜也能处理得更为平顺,特别是在拥有联盟关系的背景下。在此,我建议合作条款的基本合作责任由承运人承担。


货主也需要意识到,自己有义务创造允许承运人生存的条件来运送货物。航运公司是生意人,如果没有利润就会破产。简单来说,运价在某个时点势必上涨。委员会一直对反竞争行为保持警觉,货主需要认识到,并非所有价格上涨都是为了搜刮利润,或是承运人干涉价格限定。


演讲结束前,请允许我说一个把我们所有人都联系起来的问题,那就是国际贸易的重要性。


对每个人来说,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所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对公众而言,贸易获得的收益要比我们希望的更难确定,且难以辨认。那些自认为受经济问题所害的人,不出意外会把全球贸易作为怪罪的对象。这些直指全球贸易的受害者的陈述也许可被理解,但显然是不正确的。


贸易是非常有益的。我们能看到,加入贸易系统为一些国家创造了更多机会,为其公民提升了生活标准。自由贸易也有利于控制通货膨胀、助力经济增长、提升经济效率、激发创新能力。更重要的是,贸易缩短了距离,利于创造国家和人民间稳定而深远的关系。


联邦海事委员会将我们使命的中心视为保障所有利于贸易发展的条件。我们委员会的所有人乐于创造机会了解您关心的话题以及商业对您的影响,如果可以,希望我们能给予您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