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海运年会2016分论坛四“规则重塑”开幕
作者:             来源:远洋航务网            发布时间:2016-11-03

国际海运年会2016分论坛四“规则重塑”开幕。 国际航运公会(ICS) 劳工事务委员会主席包荣(Arthur Bowring)先生首先发言,他说:在MPC国际海事组织明年5月份的会议当中,我们将会继续讨论9月8号的指南什么时候生效,同时会考虑到生效的条款。希望船东可以稍微等一下,等到我们新的指南下批之后,这点对于我们整个行业都是非常重要。


包荣(Arthur Bowring)先生发言说我们必须要按照三步走的步骤,不可能做跨越,不可以不做数据分析,我们成立一个工作小组,整个海事行业的人,也包括政府做一些行动,来达成这个《巴黎协定》,来降低二氧化碳,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在能达成《巴黎协定》所设计的时间,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是对我们整个行业都非常重要的里程碑,而且对于法律的制定者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所取得的成就都非常自豪。


来自Navios海事控股公司总裁佐佐木俊二先生表示,航运市场的法律法规的修改和改进对于船东来说是非常难的。首先就是修改内容,比如说水深,还有很多的排放物的问题,还有就是实施时间的问题。船东需要有时间和空间,来准备购买一些定制化的设施,可能要变化的时候,我们再应对已经晚了。


佐佐木俊二先生提到,对多数船东而言,往后怎么来应对这个问题,2015年也聊了很多,我们想把这个时间节点往后推。我们理解规则总需要变化的,比如《压载水管理公约》,这个是安全也是为了这个环境,但是也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比如对于美国那边的不确定性,比如说它什么时候批准,这个会让船东非常难做。


主持人 IHS Maritime & Trade 公司高级总监彼得·特莱赫瓦尔(Peter Tirschwell)先生向马士基集团北亚区首席代表、马士基(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敏夫(Tim Smith)先生提问压载水的问题。施敏夫先生表示完全同意佐佐木俊二的回答,现在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系统,也不知道怎么来做这个事情,但是技术一直在改进,各个国家的法规法规也不一样,有一些国家批准了管理公约,但是美国海没有批准任何一个公约,所以如果我们要有船去到美国,我们怎么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到底是现在改呢?还是五年之后,等到五年之后把船开到美国,美国可能不让我们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等一等,等到信息更明朗,等到更多的细则披露出来,我们再非常快速的来加上新的设备。


主持人提问为什么《压载水管理公约》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实施呢?日本船级社会长富士原康一(Koichi Fujiwara)先生回答:对于船只而言,进行船只的压载水增加,其实是很难的。但是我相信决策已经做出,我们必须来跨行业的来共同思考,在未来打造一条光明的出路。我们也希望行业可以适应这样的法律法规的变化,不仅仅要有耐心,同时也要能够来支持这样的愿景。现在我们再看旧船只的改造系统,来做旧船只的改造,而且现在很多的船只的系统在使用当中,我希望这些努力能够帮助我们新的公约或者协议顺利的加以实践。


作为船东协会代表,包荣表示非常了解成员的顾虑,整个过程一点点都不容易,ICS现在在做的就是和香港海事局来合作,把IOPP认证和其它的证书分开。并且现在ICS和美国IPA来进行紧密的合作,来进行游说,比如说什么时候去到美国议会来讨论,什么时候来讨论压载水的管理公约。包括美国的海岸警卫队和环保局都在考虑这些问题,当然有一些要求并不合理,“我们是在等待海岸警卫队批这个体系,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不同的标准在涌现。如果你想和美国做生意的话,在美国的贸易领域有这样的问题,这就是压载水的问题,我们在努力让这个过渡尽可能的容易一些,但是事实是非常难。


主持人提问说:国际如果他违反了法律法规,这是可以保持平衡的问题吗?不去遵守这个法律法规,那你们公司是否在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请问您的观点是什么?施敏夫回答我知道欧洲正在做的一些事情,对船只液燃油的排放,有些国家根本不需要这些。所以说甚至我们也不知道。佐佐木俊二先生表示不管是对汽车行业还是对船运行业,如果有人要作弊的话,当然他们可以作弊,但是一旦这个作弊被公开化的话,那他就要受到惩罚,付出很多的代价,不管是肉体上的。公司可能就会被驱逐出市场,很难回答您的问题,是有可能的,就是人们可能会这样做。但是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包荣先生认为:人们如果会作弊,这是人性的一部分,人们是会作弊,那这个问题就在于我们要制定规则来捉住一些作弊的人,但是前提不要加重人们的负担。这也是我们在IMO要做的,是否重油应该被禁止呢?如果你使用重油应该被禁止,没有使用重油最好了。这些问题都是IMO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要加强法律的制定和实施。


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副主席邓肯·唐恩(Duncan Dunn)先生认为,没有政府的支持,没有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做成以上这些事情。比方说有一些行业最佳的指南,而且现在有新的环境保护的想法,可以被行业所采纳,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来支持这样的环境的保护,而且来算入我们的计价环节,来作为日常的环境保护,我们都愿意来做这样的支持。其实我们可以按照合规的方式来船只的定价,然后根据之前的操作来做一个参考。对于现在的市场环境,邓肯先生表示现在很多价格都是公开的。在市场不好的时候行业内大家都在抓质量,因此很有可能的就是好的船队在找更高质量更安全的方法,同时我们要找合规更清洁的船只,这样的船只会更受市场的追捧。


主持人提问说:国际如果他违反了法律法规,这是可以保持平衡的问题吗?不去遵守这个法律法规,那你们公司是否在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请问您的观点是什么?施敏夫回答我知道欧洲正在做的一些事情,对船只液燃油的排放,有些国家根本不需要这些。所以说甚至我们也不知道。佐佐木俊二先生表示不管是对汽车行业还是对船运行业,如果有人要作弊的话,当然他们可以作弊,但是一旦这个作弊被公开化的话,那他就要受到惩罚,付出很多的代价,不管是肉体上的。公司可能就会被驱逐出市场,很难回答您的问题,是有可能的,就是人们可能会这样做。但是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包荣先生认为:人们如果会作弊,这是人性的一部分,人们是会作弊,那这个问题就在于我们要制定规则来捉住一些作弊的人,但是前提不要加重人们的负担。这也是我们在IMO要做的,是否重油应该被禁止呢?如果你使用重油应该被禁止,没有使用重油最好了。这些问题都是IMO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要加强法律的制定和实施。


主持人提问佐佐木俊二先生,讲了这么多的法律法规,对整个行业有什么样的影响?佐佐木俊二回答说:业务仍然在增长当中,只不过是增长速度下滑了,但是依然在增长。问题是在供给侧,热钱太多了,钱来的太容易,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如果所有的这些法律法规得到了严格的执行,那么最终就像我们船东一样,我们就要好好的来思考一下。比方说一个新的船只15年之后,你可以在干散货上面要做三次调查,在第三次调查当中可能要花很多的钱,如果我们必须要有额外的支出,比如一百万美金的话,那我们就要真正的考虑一下,要不要花这么多的钱,或者说要不要在最开始的时候多花点钱保持高标准,或者说干脆做船只的报废。


富士原康一先生认为,运营是否赚钱跟法律法规过多并没有关系,新的法律法规可能还会促进整个行业供求好转。要用全局观和大局观思考现在的艰难处境对整个航运而言意味着什么。之前这个产能扩张太快带来了现在的问题,历史上有过好多次这样的波动,我们终将克服。


邓肯·唐恩(Duncan Dunn)先生表示波交所是一个透明的组织,是值得信任的,我们有一个委员会,有40个董事会的主席来做这件事情,我们会有一个数量更小的专业的团队来做这个事情,来决定波交所的决策制定。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们有一个很强的商业合作伙伴,但是我们也更有信心,重新的获得了我们的市场份额,确保说这个法律是公平和有效的。 

 

讨论最后,各位嘉宾也对自己的发言做了总结。自此,“规则重塑”论坛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