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海运年会2016分论坛二“模式创新”开幕
作者:             来源:远洋航务网            发布时间:2016-11-03

国际海运年会2016分论坛二“模式创新”正在进行中,形式为圆桌论坛。芬兰Stora Enso林业集团副总裁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女士主持,嘉宾包括:东方海外行政总裁董立均先生、太平船务集团董事总经理张松声先生、阳明海运公司董事长谢志坚先生、英国劳氏船级社北亚区船舶及海工业务总裁吉姆·史密斯(Jim Smith)先生、PSA国际港务集团东南亚区域总裁王金榜先生。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Stora Enso是一个可再生能源解决措施的提供者,我的工作职责是跟踪全球海运,并且经验丰富,成为这一环节的主持人非常荣幸!我们今天的讨论主题是模式创新。首先我想请在座的各位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从你们的观察来看,在过去的几年里,哪种新业务模式创新已经在航运界出现了?这些业务模式创新在帮助航运业务复苏起到了什么作用?


董立均:当有人问商业模式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Uber或者是阿里巴巴,这些模式彻底颠覆了业务。我做的是班轮业务,看到了最新的一些变化,但是并没有达到一个具体的效果。比如班轮公司现在已经完全整合了世界上不同的组织,有自己的组织方式,确保可以给客户提供系统的服务,同时接入了信息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在运行,而在过去,船东和代理是相互隔离的,这个变化不能忽视。


另外,成本控制方面。我觉得所有班轮公司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大的联盟已经形成了,我们也看到我们行业使用的船舶越来越大,这些变化是正在发生的,但是有没有真正的改变了我们的业务模式,我们寻求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追求效率,就是通过提升服务效率,降低成本。行业发生很多的变化,但是从根本上来讲,商业的模式并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和我们追求的差的很远。


那么商业模式改变的潜力在哪呢?班轮业务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业务形式,是多方的想法、做法进行协调和联通的一种活动。班轮运输公司要和卡车公司还有和支线业务公司联系,有些公司还要和铁路公司打交道,有一系列的沟通协调需要我们来做,为客户提供最终的服务,这就是目标。我们的客户是相当复杂的,既是买方又是卖方,客户下了一个订单,可能要买原材料,但是客户也卖成品,利益各方掺杂在航运过程当中,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信息、服务整合在一起。我们怎么使用信息,怎么能够更好地协调各方。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快速的做出反应,然后把所有的东西再重新进行组合,重新协调。从信息的角度来讲,能够做更多更好的工作,但是从商业模式创新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将来还有进一步探索的空间。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公司的协调和信息的使用是非常重要的,您提到了这两个方面。


英士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麦辉伦(Rory Macfarlane)先生表示,作为律师,需要的是统一的法律环境。但在全球做业务展望或者业务规划的时候,在不同的领域有来自于不同国籍的员工。比如说在香港,你的一部分业务可能受到美国法或者英国法,或者受到香港的法律法规的制约,因此带来不确定性。第二个领域,就是没有标准的法律法规,或者没有执行力的法律法规,其实是没有用的,我们要打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全球的法律法规环境更加的统一,这对整个行业都是有好处的。


张松声:我在这个行业做了快四十年了,我仍旧记得过去的好日子,只要你对公司忠诚,会有相应的好处。我觉得变化是什么呢?那就是供需很难进行监测和控制。

另外一个变化,过去对托运人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我们称之为顶级营运人,但是当今并没有一个顶级营运人。今天我们看起来不再强调高质量的服务,总是在强调运价。容易赚钱的时候,大家都愿意做,提供非常好的费率,提供多个选择,从而导致了运力供应过剩,我们需要回到做决定的根本——客户需要什么,他们是真的需要最便宜的运价吗?有二十多个公司已经把价格降的非常低了,我们的托运人问我们,这么低的价格,你到底能不能存活下来,明年还在市场上吗?所以我们看到的这种种变化,不管怎么说,我觉得班轮航运有希望,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业务。


对于新的航运模式,阳明海运公司董事长谢志坚先生觉得在过去一年里面出现最多的词汇就是整合以及联盟化。从承运人的角度来讲,在加入这些联盟的过程当中能不能带来好处是非常重要的,最终目的还是减少成本。他认为联盟化将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英国劳氏船级社北亚区船舶及海工业务总裁吉姆·史密斯认为自己的业务变化和几位嘉宾非常像,都是联盟化的趋势,这是整个行业发展的方向。但是我们要关心的是企业文化能否对应起来。公司实现兼并的时候如何满足客户的利益和需求呢?他认为这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PSA国际港务集团东南亚区域总裁王金榜先生谈到商业模式创新,这是正在发生的,但是在过去一两年当中创新正在加速发展,有更多的联盟兼并、合作。这对于营运人来说有什么影响呢?规则将互联互通,营运人们需要有一个平台实现自己的最终目标。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联盟化的趋势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董立均认为在联盟当中生存非常重要,我们要提高我们提供服务的能力和竞争者展开竞争,从这个方面讲是好的事情。谢志坚表示联盟化趋势也许会带来风险,但整体来说是好的,它可以降低成本。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另外一个问题,你们可以提供什么附加服务,增强竞争力?如何提供差异化服务?


张松声:您问的问题就是我们公司应该如何生存,怎么样和竞争对手竞争。对于我来说,你一定要找到你的市场,要以全球的眼光来看,形成联盟,给顾客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优势。去年我们兼并了另外一家公司,他们主要服务于北太平洋的岛屿。


我认为有两件事情非常重要,首先要提高效率,两个月之前,我们在太平洋岛屿上拥有最大的船队,我们共用集装箱船。同时我们在中东还有一些业务,埃及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市场,经济情况非常困难,四年前埃及国内革命期间,我们在埃及找到了伙伴,埃及有九千万人口。还有也门地区,那边的形势非常动荡,经常有爆炸的事情发生。因此我们需要自己的承运人,我有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顾客,我们在新加坡有一个很大的种植园公司,因为地区局势比较紧张,一次爆炸就可能毁坏整条航线,这对于营运来说非常困难,所以我个人认为,船务公司要相信自己,要努力生存,同时我们也会展开一些合作。所以我认为通过合作可以缓和我们紧张的局势。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我认为我们的商业合作伙伴会对集装箱班轮行业有很多看法,王金榜先生在集装箱行业有很多经验,您对此有什么评论吗?


王金榜:事实上,前面一位发言嘉宾说的非常好,回答了一些方面。同时我们想提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定制化服务,通过PSA和PRL合作,我们要完全理解客户需求,我们的顾客就是托运人,他们之间是否有好的互动和合作,怎么样形成网络?我想从这几个方面来介绍一下我们现在用的大数据,大数据可以在很多方面得以利用,大数据已经成为潮流,顾客都有自己个性化的要求,他们向船厂下订单的时候信息会不停地更新,早些时候我们主要用大数据进行描述,但是我们也要有自己的预测性见解,我觉得这对于港口运营人来讲是非常好的建议。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能不能和大家讲讲集装箱港口4.0愿景的事情。


王金榜:集装箱港口4.0愿景是一个技术的集合、创新的集合,能够改变我们生活。刚刚有嘉宾提及了Uber,最大的技术公司,其实Uber并没有买一辆出租车,还有airbnb没有自己的房间。从港口的角度讲我们尝试着做的是集装箱4.0,有四个类别,有各种各样的产品组合,比如说区块链技术、金融技术,把我们的文件和客户之间联系得更紧密,更好得辅助交易。我举个例子,从流程这个角度讲,我们通过视频进行分析研究,而不是让技师和员工到船上修理零部件,因为零部件太多了,我们可以使用无人机拍摄一些视频,绕着船只飞一圈,看看哪需要维护,而不是派一个员工爬到船上去。我们必须保证健康、安全。我们使用视频分析技术和VR技术合并在一起,识别工作人员的分布。我们也安装了一些小的监测器,可以说是运营者的眼睛,如果说能够分析出一些具体的数据,将会产生一些具体的反映,比如说这个工人需要休息了,我们就马上换班,这样就可以加强安全性。我们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创意,两千万投资孵化器,来寻找这些初创公司,如果这些初创公司涉及到航运业涉及到港口的话,我们就成为他们的天使投资人。我们有一个单独的实验室,任何的新科技值得我们投资的话,我们就像星探一样去探索,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贝丽特·哈格斯特兰·阿瓦尔:最后用一两句话,关于共建航运新生态主题,在商业模式创新这个议题之下,或者说未来航运业的前景来概括一下。

 

董立均: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要注重创新,这是我们要做的,为了在航运圈中生存下去。

 

张松声:行业一定要可持续,最后人的因素非常重要。

 

谢志坚:各方的合作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未来的趋势。

 

变化随时都是存在的,一个非常关键重要的方面就是看接下来发生的给我们业务带来改变的技术是什么?王金榜表示消费者是现在工作的人,他们也是未来的消费者。我们在这儿召开年会,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就是物联网,这是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圆桌论坛到此结束,非常感谢各位专家,感谢各位观众,谢谢你们对于行业做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