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港航战”疫”手记
作者:             来源:远洋海运网            发布时间:2020-02-11



当病毒侵袭欢乐的年轮,

当不幸降临坚强的大地,

我们的生活遭遇猝不及防的停顿,

一夜之间,仿佛世界全变了,

人与人的接触成了危险,

白天黑夜都空荡荡的大街,

纷纷关门的超市、商店,

每座城市都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疫情防控没有局外人,

疫情面前,他们闻令而动、随叫随到,

疫情面前,他们奋战在一线、操劳后方保障,

疫情面前,他们选择了火热和赤诚。

他们不是英雄,

他们做的事,实在算不上经天纬地,

他们是一群普通人,

但他们如一束微光,驱散前方阴霾,

他们用朴实无华的行动,交出了一份答案,

国家有难,普通人应该怎么办?

那就是,每个人,都要扛起自己的责任!

在疫情严重,在国难当头,在这个不知未来会发生的日子里,宁波港航人担当志愿者一线执勤,协助上级部门做好后方保障。他们是亲历者,也是记录者,他们经历了一段历史,也用笔与纸他们记录下平凡而真实的每一天,透过他们的文字,让我们对这段苦难有了一个清晰的印象与认识,意义非凡,也无比珍贵。

现将宁波港航人撰写的战“疫”手记分享于此,希望用宁波港航人微弱的光,激励大家咬牙坚持,等待胜利的日子到来,让喜悦的阳光闪耀进我们每个人的心田!

办公室准备的各种防疫物资,为一线志愿者护航(邓念兵摄影)


明年元宵夜

花市灯如昼

早上6点30,手机闹钟声响了。我睁开眼,关掉闹钟后第一时间查看手机头条和微信信息,看昨晚又有哪些关于疫情的新消息,这已经成为最近的一种习惯。儿子被吵醒,迷迷糊糊的问道:“老爸,你今天又要上班?”我拍拍他,让他继续睡觉,收拾一下后就出门了。

今天是正月十五,是我节后值班的第13天。2020年的春节因为一场忽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变得格外冷清、焦躁。我开着车,照例在小区门口接受检查后,驶上去宁波的马路。一路上车不多,也没有行人,红绿灯口等候最多时也不过七八辆。路边的红梅开得正艳,看起来确也赏心悦目,但我却高兴不起来,突然非常怀念以往熙熙攘攘的车流和人群,我想无人欣赏的梅花也感到寂寞吧。如果不是在手机里看到今天是元宵,谁能想到一贯热闹的上元节会是这般景象。

7点50分左右,到了单位,量过体温,就去了办公室。遇到几位同事,都是戴着厚厚的口罩,相互点个头就算是打过了招呼。看看时间到了八点,赶紧打开微信,7日又新增了确诊病例3399例,疫情蔓延势头依然尚未扭转,令人欣慰的是新增人数已经有所下降。九点后,钉钉工作群里消息铃声多起来了,有报每天健康状况的,有发最新通知要求的……

我楼上楼下走了一遍,今天单位值班有20人左右,不时能听到工作电话,在了解相关企业的复工情况和统计相关数据。陆续有同事来办公室领用防疫物品,有上高速路口一线执勤的,也有正常值班的,其中有个“湖北佬”,刚刚解除居家医学观察,即将要去一线执勤。我也是“湖北佬”,于是和他互相打趣,互相嫌弃,湖北人近段时间那是相当受关注,不引人注目都不行,呵呵……

但正因为我们是湖北人,我们更加关注这次疫情,更加想为防疫工作出一份力,单位防疫志愿者人数已经达到三十人,其中湖北藉有7人,我想他们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吧。

看看了防疫物资,还比较“富有”,得感谢办公室同事梁湘“神通广大”,但最近的紧俏品“口罩”已经不多了,于是赶紧安排订货。

这些天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本来人到中年,应该波澜不惊,但还是禁不住感怀。武汉“封城”、医护援助、瑞德西韦、钟南山、李兰娟、李文亮……,或令人喟叹,或令人警醒,或高山仰止,或丰碑不朽……。

喜欢这两句话:“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有内外同心,有众志成城,我们坚信,我们必胜!

继续战斗吧!风雨总会过去,期待春暖花开,期待疫情不再。待明年,元宵夜时,花市灯如昼!


宁波高速出入口检查出租车营运、人员信息和车辆消毒情况(宋小军摄)


坚守岗位的台湾同胞让我增强抗“疫”信心

 

 

离元宵节只有两天了,往年的这个时候,正值返程高峰期,外来务工人员及其他返甬人员会带着家乡特产以及对新的一年的美好期许返回宁波。然而今年,则显得有些特殊,全国人民共同处在防疫抗疫的大背景之下,我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义无反顾地参加交通防疫执勤工作的第一线:也是外来人员当下进入宁波的主要关口——宁波收费站高速出口。

虽然已经过了立春,但是凛冽的北风和淅淅沥沥的冷雨不免给现场执勤的同志们的工作带来麻烦和难度。尽管天公不作美,但是大家依旧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毫不懈怠,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辱使命、砥砺前行。

26日是宁波地铁暂停运营的第一天,很多从火车站和机场前往北仑方向的返程客流转向了路面交通,因而宁波收费站高速口出现了不少前往北仑方向的出租车。我的工作正是检查这些准备上高速的出租车的消毒情况以及车内驾驶员和乘客的体温状况。

从下午16时至晚上20时,我共检查了23辆出租车,其中逾九成都是前往北仑,因此作为中长距离的跨区域运输,这些出租车的安全情况尤为重要。

在检查的过程中,这些出租车司机和乘客都十分积极配合,并表示理解我们的工作,有几位司机和乘客还对我们表示慰问,这使我们感到十分暖心和欣慰。

我在排查的过程中发现,这些出租车乘客中有几位是外籍人士和台湾同胞,他们在疫情中仍能返甬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也体现出他们对于宁波、对于浙江、对于中国的防疫工作的支持和信任,他们表示,相信中国一定能在这场疫情阻击战中取得最终的胜利。这也为我们的工作增添了更多的信心,使我们感动。

天色渐暗,在匆匆吃完晚饭后,我们很快又投入到执勤工作中。此时雨势加大,气温下降,雨水湿透了大家的鞋袜,但是大家的工作毫不松懈,对每辆上高速的出租车叮咛驾驶员“戴好口罩、每天消毒、注意安全”,对于排查到的未能按规定张贴民“本车已消毒”标识或未进行消毒的出租车,我们及时进行勒令整改,以确保他们的运输安全。

时间到了20时,我结束了4小时的执勤工作,与接班的同志进行交接,并等待下一轮的执勤任务。

冬雨缠绵,抵挡不了我们对抗击疫情的信心和决心。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浙江省委省政府、宁波市委市政度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取得疫情阻击战的最终胜利!

我在宁波,我为武汉、为湖北、为中国加油!


深夜值守。(曹熙摄影)

期待早日见到阳光下的迎春花

 

昨天(24日)宁波市连夜升级了疫情管控措施,所有社区(村)一律实施封闭管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切断病毒传染源。如此严厉的措施,我生命中还是头一次遇到。

一大早,媳妇从部队营房打来电话,说我晚上要出发去高速路口值班,她有些放心不下家里的老人和小孩,来嘱咐几句。我笑道:“为了早日战胜疫情,为了你早日回家,我们一家现在都在做有意义的事情。非常时期,国防安全不容半点马虎,你安心在岗位上,爸妈很支持,儿子很听话,家里都安顿好啦!”

疫情战斗的号角吹响后,我积极响应市交通局机关党委的号召,报名做了交通疫情防控志愿者,并作为第一批队员到高速路口上岗执勤,协助交通执法队的队员们加强对高速公路出入口的防疫、车辆通行,突发事件等情况的巡逻检查,打击非法营运行为。

我执勤的地点在宁波高速出口,执勤时间为2000000。在高速路口的抗疫第一线,交警、民警、医护工作者、交通执法队员、各条战线的志愿者凝聚在一起,为抗击疫情的扩散传播,坚守在这里。在这里,交警引导分流车辆,指挥现场交通秩序;交通执法队员对营运车辆进行临时检查;民警通过系统查询过往每一名司机乘客的身份信息;医护工作者现场处置重点车辆重点人员;有的志愿者穿戴着防护服,测量着每一名通行司机乘客的额温。

我们交通志愿者登记下每一辆营运车辆的疫情防控信息,协助执法队员做好巡逻检查。大家分工有序,各司其责,在保障必要交通畅通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得做好疫情的隔离防控。寒夜里,气温渐渐走低,但是,这一个路口的执勤小组,士气渐渐高涨,大家互相加油鼓劲,憧憬着战胜疫情后,平淡又稳稳的幸福。

是的,现在的不方便,正是为了尽快方便起来,过往的车辆经过时,有时会笑着道上一声“你们辛苦了”,大伙心头就是一暖,宛如见到日间阳光下的迎春花。

立春已至,心底流淌的暖流驱散了身上的寒气,最后就用毛主席的诗词来结束这一篇日记吧: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打开电脑,浏览宁波疫情的官方新闻,汇总各类数据,成为何明芳的工作日常。

最害怕晚上电话响

最开心同事邻居排除疑似病例

 

早上(2月8日)醒来起来打开微信,查看新增病例最新通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从1月29日开始,我便变成了SOHO一族,开始了疫情之下,新的工作方式。

打开电脑,给自己泡了杯热茶,开始浏览宁波疫情的官方新闻,然后开始汇总各类数据,在12点前将一部分材料报给运政处的同事,上午的工作就算告一段落。

中午简单的吃了点饭,开始忙碌起来。

先打开了视频,询问了居家隔离观察同事的健康状况,期间互相嘲笑了一下对方的睡衣,原来略显尴尬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在这个春节里,穿睡衣,早已成为了一种时尚。

之后开始每日进行的报表工作,《交通系统运输系统湖北、外地返甬人员、与确认或疑似病人接触等特殊人员健康申报登记表》、《交通系统申请外出宁波大市人员登记汇总表》、《港航中心医护家属汇总表》,一张张表格像一张张安全网,保护着上班同事工作环境的安全。

接下来便开始询问各部门“119天童事件”涉及人员情况、各部门人员及家属的健康状况、居住小区或密切接触人是否有确诊或疑似病例的情况,看着钉钉里显示的一排排“本部门无新增情况,人员健康”,悬在心头的大石暂时放了下来。报平安是每天必做的工作。

随便疫情病例的不断增多,现在最怕的就是晚上电话突然响起,说明有突发情况小小的愿望只是希望大家每天都平平安安。今天最开心的是得知一位同事的邻居排除疑似病例,心中不禁感叹一下,幸好幸好!

我只是疫情中一个小小的行政人员,和去一线执勤的同事相比,所做的微不足道,我能做的就是守好单位的第一道防线,仔细排摸潜在危险,让大家都安安心心的上班。

立春已过,春暖花开,万象更新,愿我们不负春光,携手前行,勇战疫情!


2月6日,宅家办公,忙着统计上报港口企业开工数据。

居家隔离战“疫”记

 

与昨天(26日)一样,为避免将感冒传给同事,今天我仍选择在家办公,继续坚守岗位,尽好本职,为“抗疫”助力。

经过两小时与各地港航同志的钉钉、电话联络,在11点前完成了全市200余家港口企业的作业情况和开工企业湖北籍、温州籍、台州籍及密切接触人员动态情况搜集。与昨天比主要变化是直辖北仑4家港口企业的湖北籍、温州籍、台州籍及密切接触人员动态有较大更新。

10时许,我向市交通执法五大队负责同志进行了仔细询问动态变化。经过部门负责人的把关修改后,我在1203分将通报材料及相关报表发给了分管领导、运政部门负责人及省港航中心港口处。

11时许,我下厨做了二菜一汤。和夫人一起用餐时,处长发来《复工企业清单表》,并打来电话嘱托市政府需要数据,需尽快提供。1215分,省港航中心“港口条线抗击肺炎群”在不停闪烁,要求下午5点前上报《沿海港口粮油码头开业情况统计表》。接下去“全市港政联络群”又热闹起来,有港政部门负责人对粮油码头概念的解释和对最近表格多、任务急给区县(市)同志带来繁重工作量的歉意,有一线同志默默地按照要求上报表格。

在家办公琐碎且充实,我深知这些都是分内事,在非常时刻,我应做的是及时上传下达、准确无误上报。按照目前身体情况,明天我会继续在家办公,虽不在“抗疫”前线,但也能为“抗疫”助力!


2月5日,我在自家小区做疫情防控志愿服务工作


疲惫弱小的社区工作者三天三夜没回家

 

2月4日,小区业主群里炸锅了,随着宁波市出台疫情防控禁令,物业人少,24小时站岗缺口很大,在业主群里招募志愿者,我和姐夫看到消息后在群里主动报名,短短几小时,小区志愿者群从建立迅速增长到四十多人。

大家在志愿者群里群心群策,根据小区出入人流量多的按排志愿者服务,排到凌晨,一张志愿者值班表出炉了。我和姐夫排班在2月5日晚上5点-7点。

2月5日,妈妈给我俩早早做好了晚饭,并准备了一次性雨衣俩穿上(我俩没穿),老爸给我俩准备了他平时戴的鸭舌帽让我俩戴上,并要求我们带上两层口罩(俩老表面很支持我俩,其时内心还是替我们担心的)。我俩穿戴整齐便来到小区南门与另外两名志愿者汇合,简单沟通安排了各自的工作。

我负责的是人员出入小区查看相关证件,并为出入人员开门。下午5点,正值下班高峰期,小区进出的居民都戴上了口罩,在我们志愿者的提醒下能出示身份证、出入通行证或上班单位证明。在测量体温时都能主动伸出脑袋配合,有的居民甚至提出“测脑门不准,应该往哪里哪里量”。个别居民忘带身份证的也会回家去取。

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夜幕降临,一位个子娇小的女生拎着满满两大袋食材,吃力地走来,我让她出示身份证和出入证时,她说“你不认识我吗?”我说:“不好意思,你带着口罩,我认不出是谁,但你还是要出示身份证才能进小区。”于是她放下手中沉重的袋子,在斜挎包里翻找件证,一边找一边说:“我是社区工作人员,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回家了,现在回家换件衣服顺便带点菜回来。你们志愿者跟我们在做的工作一样,你们辛苦了。”她把身份证和单位证明递给我,我核实后递还给她,把地上的两大袋食材递给她并为她打开小区的门,一道回家的门,看着她疲惫而又弱小的身躯缓缓走远,我眼眶温热。

一位业主要我开门想要出小区,我要求他出示相关证件,他说他要去工作,当他把身份证和单位证明通过手机上照片的形式出示给我看时,就觉得他的保护意识非常强,看到照片上是XX医院,我连忙说:“王医生您辛苦了。“他说:”你们志愿者也辛苦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看着他匆匆走远的背影,我的心中又坚定了战胜疫情的信心。

一位大妈喊着让我给她开门,并把出入证递给我,我一看她的出入证上显示她今天已经出过门,我说:“阿姨,根据规定,您今天不能第二次出小区。“她激动地对我说:”小区门口的小店老板娘春节前委托我每天给她的狗喂粮食,我之前天天去给它喂,今天不去小狗饿死了怎么办,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呢?“我很为难的说:”阿姨,禁令是这么规定的,但您的心情我也能理解,要不阿姨您等一下,我们商量一下。”

我把这个情况通告了其他三位志愿者,商量该如何处理。通过我们四人商量,决定派一名志愿者陪同大妈一起去喂狗,没过多久我听到了狗狗的欢叫声,大妈在志愿者的陪同下满意地回到了小区。大妈在疫情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信守诺言,为她的善良点赞。

晚上七八点外面的风很大、天很暗,小区里却已灯火通明,我们与物业进行了交接。

三小时的志愿者活动结束了,整个身体已冻僵,但一幕幕的温情画面心里一直暖洋洋的,期待下次的安排。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保小区的一片净土。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早日过上正常的日子。加油!


在制作省交通厅下达的5000个口罩和150件防护服的分配方案,主要保障高铁站、机场、汽车站、高速公路卡口、国省道卡口一线执法工作人员

“杭州康师傅被卡了,请求协助”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的闹钟响起,再一次把我从睡梦中唤醒。自正月初三接到单位指令,初四从老家义乌返回宁波后,今天(2月7日,正月十四)是我参加交通系统应急物资保障小组工作的第九天。

窗外天寒地冻,被窝温暖如春,看着身旁熟睡中的妻儿,实在不愿意起床。但是自从参加保障小组以来,每天八点半之前要求到达单位已经成为了惯例。

为了避免把病毒带回家,前一天下班进家门前,我把大衣、裤子、毛衣、口罩等外层衣物脱了,挂在提前放置在家门口的衣架上,做好全身消毒工作后才进的家门。吃完早饭后,就门口附近把衣服穿好,然后拿“84消毒液”做好消毒工作后才出门。

像过去几天一样,我开车前往单位。以往熙熙攘攘的东部新城,现在除了恢宏的建筑依旧屹立之外,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路上鲜见行人,只有寥寥数量车子,同我一样,是直奔单位去的。8:15分左右,我到达了市交通局门口,之后接受了门卫一系列日常检查,包括测量体温、报告单位、姓名等。

上班前,我们先到24楼会议室集合,小组内成员间简单碰个头,杭明升处长给我们安排一天的工作,之后便分散各自行动,开启了一天的工作。

物资运输保障组的职责是对接全市各部门,保障应急物资的组织运输,同时兼顾交通系统内部应急物资的领取、发放。上午9:00,小组内分管应急物资的周国平和黄灿已经完成了第三批应急物资(口罩)的发放。

为了能够让一线的同志尽早能够拿到应急物资,杭处长要求,应急物资必须当天发完。因此前一天下班前,两位同志在通知完各个单位前来领取口罩后,一直在食堂一楼冰冷的库房门口,对各单位前来领取物资进行登记和发放,直到晚上9点多,确定没有人前来领取了,才回的家。因为距离太远,部分偏远的单位如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等要求今天早晨前来领取,因此,两位负责的同志早早就来到了单位,及早将应急物资发放到一线手中。

由于目前各大工厂仍未完全复工,生产能力远未及满负荷水平,再加上各口子口罩需求量都非常大,目前市政府保障各单位口罩的需求都是按天发放。接到通知,今天市卫健委又将发放一批新的口罩。

和过去一样,分工完成后,我和张文魁处长就分头联系各单位联系工作人员,就各单位口罩缺口和需求量再次进行统计更新。在拿到各单位报送需求数据后,我们就着手开始分工拟定分配方案,并在下午会议中提交集体讨论。

趁着空闲,我扫了一眼微信工作群和钉钉工作群。“目前三江购物在货源组织上遇到了一个问题,宁波高速路封闭,外地供应商没法把货物送进城,杭州过来的康师傅方便面被卡在路上了,请求协助协调一下。”市商务局的王处在群里发来消息。工作群是为了保障应急物资运输建立的,群里面有来自市发改、经信、卫健、商务、农业农村等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或联络员,一旦有人在群里面提出困难,就有对应口子的人员给与解答,必要时,楼滨正主任、钱荣总工、杭明升处长等也会出面给与协调。

中餐,为了避免交叉感染,食堂实行的是盒饭打包,办公室分餐制,在现在这个疫情爆发的特殊时期,这有效的避免了人与人接触,减少感染。

午餐过后,在办公椅上正准备坐着“眯”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杭处长打来电话:“楼佳,根据落实市领导批示,今天下午2点在交通局22楼会议室召开会议,对接解决公安的疫情防控车辆通行证、交通局的高速公路免费通行证互认问题,请通知相关单位参加并做好会务工作。””“”收到,杭处!”

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上级要求减少会议,但是根据习惯性做法,人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商量比较有感觉,容易出结果。根据领导要求,我在钉钉上组建了工作群,并将相关通知发给各位参会人员。因为会议是下午2点开始,时间比较紧急,针对群里面未及时回复的人员,我也顾忌不了对方是否在休息,只能一个、一个地打电话通知。

下午的会议如期举行。会议由楼滨正副主任主持,市发改、经信、卫健、农业农村、交警、公路运输中心等相关部门的同志参加。相比以往的会议,在疫情面前,针对重要物资运输问题的讨论,各部门显得异常默契,只要能把事儿办好,各部门都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

随后的物资分配会议中,领导们根据各部门上报的需求以及掌握的实际情况,着重考虑了一线执勤同志的需求,把90%以上的物资都保障给了一线使用。“当前口罩紧张,我的口罩可以坚持多用几天没事,但是我们必须保证一线的同志有充足的口罩可以更换。”钱荣总工表示道。

“分配方案已定,请各位尽快联系,今天必须把物资发到一线手中。”这既是领导的命令,也是职责要求,经历过前些天的加班加点,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前线兄弟们在浴血奋战,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尽己所能做好保障工作,也算为前线兄弟尽一点力吧。

晚上单位食堂没有安排晚餐,所幸经历过前些天的加班,部分同志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中午单位食堂领取盒饭的时候,部分同志多领了一盒,到了晚上肚子饿的时候,用开水加热一下就对付着吃,结束了前几天吃泡面的情况,伙食稍稍改善。

晚饭过后,周国平、黄灿两位同志继续负责联系各家单位分发应急物资,大约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样子,最后一家单位前来领取了口罩,一天的工作对他们两位而言也终于结束了。

而我,继续加班配合杭处长落实各项工作,有起草抗疫期间应急文件的,有协助经信局、卫健委、商务局、农业农村局等单位落实粮食、蔬菜、消毒液、口罩、酒精、氨水及医药产品等应急物资的……反正这段时期属于非常时期,晚上加班总会有事情找上门来。根据杭处长要求,疫情期间,每天晚上要求办公至21:30。

回到家中,在处理完外套衣物之外,洗了个热水澡,把自己处理干净了,然后才进的房间。此时已是深夜,儿子已经睡觉,媳妇躺在床上刷手机,关注着各方来的疫情消息。躺在床上,媳妇给我讲述着一天收集到的新闻热点和小区发生的新鲜事,当讲到武汉部分家庭一人感染全家中招时,我心里稍稍有些后悔,总觉得当初回来时真不该把媳妇和儿子带回宁波,现在自己天天外出,接触不同的人群,万一被感染了,实不愿意牵连老婆和孩子,如果当初将她们留在老家,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心里负担,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己所能在进家门时做好自身的清理工作。

作者:宋兵 邓念兵 宋小军 曹熙 何明芳 胡锋波 孙卫波 楼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