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现在 着眼未来——专访美国船级社工程和技术高级副总裁Derek Novak先生
作者:徐亦宁             来源:《中国远洋海运》2019年第一期            发布时间:2019-02-27

· Novak:“如果这艘船在全球航行,没有固定的挂靠港,那么洗涤塔是比较好的选择,特别适用于有安装空间的大船;但如果这艘船挂靠固定的港口,去特定港口加注燃料,那么低硫油可能更加可靠。”

· Novak:“观察分析行业如何解决排放问题是件激动人心的事情,未来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太阳能、风能和电池混合动力。”


2019年对于美国船级社(ABS)来说注定将是忙碌的一年,整个航运界都将为2020限硫令作最后的冲刺。ABS将在其中扮演重要的作用,即制定技术规范和标准,为客户提供咨询和检测服务。
“我担心大家专注力聚焦在2020年,而忘了2030年也将很快到来。”在ABS工程和技术高级副总裁Derek Novak先生看来,为了创造行业的美好未来,应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不仅需要完成一个个点状的目标,也需要眺望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并为此坚持不懈地学习和积累。


多种方案迎接限硫令

2020限硫令是目前整个海事业无法避开的话题,也是ABS这两年的重点工作之一。Novak先生说,“我们有多种多样的咨询服务,无论船东希望选择洗涤塔还是低硫油,我们都可以提供全套的方案。我们还可为倾向使用混电系统、LNG燃料和LPG燃料的客户提供有关信息。可以说,我们的解决方案几乎涵盖了所有选项。”
如果有船东对选择哪种方案还不确定,ABS的技术经济性研究可以有针对性地为船东进行比较分析,协助船东根据自身情况作出选择。“我认为大部分业内人士会选择低硫油策略,其次是安装脱硫设备,再次是LNG、LPG及其他燃料。”
不少业界专家建议较大尺寸的船舶安装洗涤塔,Novak先生则建议根据船舶的使用方式采取不同的策略。“如果这艘船在全球航行,没有固定的挂靠港,那么洗涤塔是比较好的选择,特别适用于有安装空间的大船;但如果这艘船挂靠固定的港口,去特定港口加注燃料,那么低硫油可能更加可靠。我认为船型和船舶运营方式是作决策时需考量的重要因素。”
对于选择使用低硫油的船东,Novak先生建议不要等到2020年1月1日再开始加注合规燃料,而应该在2019年尽早开始使用,以便燃料供应商对需求情况作出更准确的预估。
此外,ABS也欢迎那些“不走寻常路”的新鲜做法。“我们也会和那些提出新想法的公司合作,提供新技术的资格。” Novak先生透露,目前已经与一些公司在新技术上开展了合作。
决策者们必须考虑时间因素。“已经到了大家都要作出决定的时候了。” Novak先生提醒说,“选择安装洗涤塔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对于船厂来说,限硫令也带来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认为限硫令是自油轮要求双壳设计后造船行业发生的最重大的变化。” Novak先生表示,“我们会帮助船厂达到改造的要求,确保他们的设计能够适用洗涤塔和低硫燃料两种策略。”


循序渐进引入清洁能源

2018年4月,国际海事组织(IMO)通过了航运业首个温室气体减排战略,规定到2030年,每一运输单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40%,到2050年减少70%,并且到2050年,总排放量与2008年相比每年减少50%,逐步朝着零碳目标迈进。
 2018年12月,马士基宣布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目标。对此,Novak先生认为,以航运界目前的技术水平,还无法达到这一目标。“就目前来看,还没有一个解决方案。” Novak先生指出,“从现在开始收集数据很重要,这将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在能源上做很多工作。有些能源虽然含碳,但是比例较小,我们可以据此着手研究,比如LPG、甲醇、乙烷、酸性物质等。我们收集这些数据,能更好地了解哪些好用、哪些不会减少碳排放,同时开发寻找可再生能源。”
在Novak先生看来,太阳能、风能和电池技术都可能是未来船舶的主要动力来源。“观察分析行业如何解决排放问题是件激动人心的事情,未来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太阳能、风能和电池混合动力。我觉得一定可以实现这一目标,尽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Novak先生表示,电池技术和水电技术势头发展很好,目前的一些最新应用都是用它们和传统能源进行组合,这似乎是值得期待的一种方法。
人们对电动汽车已经司空见惯,电动轮船何时能够得到较为广泛的商用?Novak先生指出,“以目前的电池技术,要获得同等的能量,我们需要三倍于重油体积的电池,这对于需要在海上航行数日、数周的船舶来说很难实现,但是我们确实可以从汽车、飞机等其他交通工具上借鉴到很多经验。”


安全务实地向自动化迈进

谈及自动驾驶, Novak先生笑称这是他最喜欢的话题。“多年前,维护和运行船舶都是由人工操作完成,而下一阶段将使用智能技术收集数据、管理数据、分析数据,凭借这些信息作出决策。到第三阶段,机器开始作更多的决定,人来监控这些决定。最后将过渡到全自动化阶段,机器代替人类作出所有的决定。”
“我们行业正处在智能化的第二阶段,这也是为什么ABS推出了智能功能的指导手册(Guidance Notes on Smart Function Implementation),我们关注船舶的一些独立组件,而不是整船。”
Novak先生说,“现在的集装箱船上,光操控系统就有超过2000个感应器,还有7000个左右的小型警报和信息传感器,它们每天收集超过2千兆字节的数据。所以第一步要尝试利用这些船上的数据,让船东和运营者改善运营、维护设备、减少油耗。”
Novak先生反复重申收集和分析数据的重要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未来作出更准确的预测。”
对于第三阶段何时会到来,Novak先生表示,人们已经开始尝试半自动化的项目,但是要在国际主要海运航线上广泛应用还为时尚早。“我认为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短距离、沿海的国内航行短期就可以实现。”
“关键一点是要安全使用这种技术。我认为船级社在这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确保技术在安全的前提下和相关组织的要求下使用,确保生命、财产和环境都能得到保护。所以我觉得在一定时间内还需要人的监督。”
Novak先生将限硫令和自动化技术视为2019年最需关注的两大热点,但他同时表示,无论是2030年、2050年的环保目标,还是自动化船舶的未来愿景,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从现在开始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为行业的未来做好准备。

采访临近结束时, Novak先生谈到ABS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合办的“第一届CSSC-ABS青年与未来创新论坛”,他难掩喜悦地表示,“很高兴可以了解年轻人的想法,毕竟他们才是属于2050年的人,我那时早就退休了。”
时光总是无情物,2050看似远在天边,可一不留神就已逼近;2020看似近在眼前,日积月累也能大有作为。不高估短期的努力,也不低估长期的坚持,在这条充满挑战的海事技术发展之路上昂首前行,也许就是Novak先生的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