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北极资源更多造福人类:“冰上丝绸之路”的未来畅想
作者:             来源:《中国远洋海运》杂志            发布时间:2018-11-06


伴随着经济、科技条件的发展成熟,极地地区逐渐吸引国际社会的眼球,开发利用极地资源成为相关国家的热门选择。中国在实现“冰上丝绸之路”东北航道夏季常态化、专业化、项目化运营后,目前中远海运特运正在研究打通北极航道的西北航道,积极践行在北极事务中“不越位、不缺位”的方略。
自1990年起,中国便开始探索和认识北极,近年来以“雪龙”号科考船为平台,成功进行了9次北冰洋的科学考察。中国还斥巨资自主建造了新的科学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今年9月10日,“雪龙2”号在上海长兴岛江南造船基地下水。
在专业科研领域,9月26日成立了中国航海学会极地航行与装备专业委员会。极地研究各领域专家一致认为,在推进“冰上丝绸之路”建设背景下,北极航行与装备制造将迎来发展机遇,北极航运和资源开发预期也将增长。


科考船“雪龙”号完成第9次北极科学考察任务,抵达上海吴淞锚地水域。



东北航道常态化,西北航道待破冰


“冰上丝绸之路”是中俄在北极经济开发方面展开密切合作的成果。2017年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时,提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全球变暖使北极航道有望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运输干线。中国与俄罗斯共同开发“冰上丝绸之路”,实际上就是要共同开发北极航道,形成常态化的海上运输通道。
“冰上丝绸之路”是指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包括俄罗斯沿岸的东北航道和经加拿大北部北极群岛的西北航道。东北航道和西北航道由英国提出,伴随更多亚洲国家参与北极事务,为贴合航海实际,东北航道和西北航道又被称为“西伯利亚航道”和“阿拉斯加航道”。
但目前“冰上丝绸之路”较为成熟的是东北航道,中远海运集团5年来为北极航行积累了经验。中国是重要的海上贸易大国,在2012年完成第5次北极科考后,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特运启动开辟北极商业航线的任务。2013年夏季,中远海运特运“永盛”轮试水北极,自东向西穿越东北航道,填补了中国极地商业航线服务的空白。截至目前,中远海运特运已完成20航次,14艘船参与,基本实现了夏季常态化、专业化、项目化运营。
取道北极的东北航线可大大缩短亚洲到欧洲的距离,有效节约时间和运营成本,减少能耗和污染,提高运输效率。中远海运特运副总经理蔡梅江表示,开辟东北航道也是运输需求所驱动,在2013年以前中远海运也收到很多过北极地区的货运需求,但无奈当时并没有北极航线服务,通过东北航道到欧洲要比走传统的苏伊士运河航线节省约15天时间,北极航线也因此为航运贸易大国所关注。
据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极地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测算,“冰上丝绸之路”将使上海以北港口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的航程缩短25%~55%,每年可节省533亿美元~1274亿美元国际贸易海运成本。
目前中远海运特运正在研究打通北极航道的西北航道。对此,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已开展较深入研究,通过科考船“雪龙”号先行“探路”,为商业化运营西北航道奠定基础。中国极地中心破冰船建设工程部副总工程师、“雪龙”号船长沈权表示,西北航道的航行条件研究是北极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从中国通过西北航道到美国东海岸,要比经由巴拿马运河的传统航线缩短20%~30%的航程,如果这一通道能够开通,也将形成可观的运输价值。
目前从中国出发的西北航道备选航线有3条,北路路径为“白令海—波弗特海—麦克卢尔海峡—梅尔维尔子爵海峡—巴罗海峡—兰开斯特”,航程1850海里,宽度50海里,航道较直;中路路径则是在波弗特海之后取道阿蒙森湾,通过威尔士王子海峡再由麦克卢尔海峡走到北路路径,航道较为干净,航程2000海里,水深在35米以上;南路路径是加拿大主要推荐的航线,为白令海—巴芬湾—阿蒙森湾—多分联合海峡—克罗内审湾—迪斯海峡—毛德皇后湾—维多利亚海峡—富兰克林海峡—皮尔海峡—巴罗海峡—兰开斯特,但该航道曲折,水深变化也较大,从10米到100米以上。
沈权表示,在研究之初,理论上认为中路路径是主选方案,整体来看航道较为干净,航程也较短。但是“雪龙”号航行后发现,南路路径的可操作性更大,这条路径也是加拿大主推的航线,中路路径的冰层状况更为复杂,现有的破冰船破冰能力不足以航行。


冰上丝路改变全球航运格局


世界主要经济体大都集中在北半球较高纬度地区,北极航道的商业价值正体现在它连接了这些最为发达的经济区域。北极航道的开通将为这些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提供更便捷的通道,而伴随着更为成熟的实践,北极航道也有望改变全球航运格局。
尽管已开通的东北通道目前仅有60天左右的航行窗口期,但已冲击了传统的亚欧航线。苏伊士运河的过河费用在窗口期主动减免20%,航运公司每艘次船舶可节约成本4万美元,按照窗口期通航30艘次计算,可为全球航运贸易节省费用120万美元;此外苏伊士运河附近是海盗活动频繁区,东北航道开通还可减少防海盗费用近90万美元。
目前东北航道在夏季实施常态化商业化运营已基本可行。据蔡梅江介绍,全球商船持续不断探索,船舶破冰技术不断提高,将会进一步促进北极航道通航能力的提升。预测到2030年,北冰洋通航时间可能延长至6个月以上,届时,商船极地航行的规模化、常态化将能全面实现。而通过北极航道进行的中欧贸易也有望增长,预测将承担中欧20%的贸易量,2040年这一占比将进一步升至30%。
北极航道的开发还为极地甲板运输船、极地LNG船以及其他极地装备的建造带来机遇。由于开辟了东北航道,中远海运特运拓展了欧洲纸浆、海上风电、极地模块运输和保障服务,特别是顺利完成了亚马尔LNG项目模块运输,使得一期项目提前6个月投产。北冰洋地区是世界经济增长点,拥有丰富的油气、矿产能源和渔业资源,但因为被冰层覆盖和长期严寒,这些资源的开发利用存在一定难度。因此,高端船舶和装备成为开发北极的基础和技术性工具。据悉,目前中远海运特运承担的北极航线运输任务均为项目合同,按照COA合同,中远海运特运专门建造了3艘冰级重吊多用途船,为中国造船企业增加效益产值7.2亿元。
随着北极航道夏季的开通,以及全年商业运营时间的逐步延长,航线所在国的影响力和地位也将上升。中国不断探索北极航道,也将为从“航运大国”到“航运强国”的转变积累更多宝贵经验。极地研究专家普遍认为,未来智能船舶的应用有望最早在北极航道实现,北极航线上的专用船将会出现,相较传统贸易航线,北极航线的人为干预更少,只要在极地规则要求之内,智能船、无人船将大有“用武之地”。


冰上丝路打通能源通道


打造“冰上丝绸之路”,更重要的意义还体现在打通北极能源的运输通道。2017年12月8日,中俄合作的首个特大型能源合作项目——中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正式投产,到2019年亚马尔LNG项目全部建成,每年将可生产1650万吨LNG,以及100万吨凝析油,而这只是北极油气能源的一部分。
“冰上丝绸之路”的探索正是通过亚马尔LNG项目。2018年7月19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液化天然气顺利穿越北极航道运抵中国,这次破冰之旅是LNG运输史上第一次完成“冰上丝路”的壮举,而执行此次首航任务的商船正是由中远海运能源投资建造的“弗拉基米尔·鲁萨诺夫”号!中国承担了亚马尔项目建设大规模的模块建设和运输,这一通道为中国利用北极能源提供了一个新的、更近的选择。今年7月开始,亚马尔LNG项目开始通过北极东北航道向中国供应LNG,平均航行用时20天左右,比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线节省20天以上。这一海上运输通道丰富了中国的能源供应结构,将为能源安全增添新的保障。
除向中国供应天然气之外,亚马尔项目还向法国、荷兰、英国等欧洲国家输送了大量天然气,欧洲国家已经成为北极天然气资源的主要受益者。从这一方面,北极航道也改变了天然气贸易和运输格局。而在更早以前,挪威、荷兰等北欧国家已经通过北极航道向日韩运输铁矿石等货物,亚马尔LNG项目的投产也意味着北极航道作为能源通道的功能更为成熟。
北极区域的航运价值、资源开发、环境及科学研究价值因海冰的持续融化而得以释放。北极航道被视作东北亚连接欧美的“黄金水道”,其便捷性、快速性、经济性已为航运界普遍认同。北极航道作为“一带一路”的北方通道,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补充,也将有力带动中欧贸易和沿线地区的港口基建与城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