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群说案之五:第一次请国际海事局协助解决涉外纠纷案
作者:孟于群             来源:远洋海运网            发布时间:2019-02-27

编者按

中国海商法协会顾问、原中国外运集团总法律顾问孟于群自1985年至今,已处理过数百个海事案例。为使同业者少出差错、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吸取其中的经验教训,作者从大量的海事案例中选取10件典型案例,涉及无单放货、危险品毒气泄漏、管辖权争议、货损货差、扣押货物、迟延交货、扣押船舶、包运合同、船舶碰撞和安全港口等十种类型,争议金额从数百万元至十亿元以上不等。10件案例时间跨度长达32年(1985-2017),见证了我国法制体系逐步完善的过程,反映出我国企业法律意识不断增强,法律人员走向国际舞台、处理涉外疑难案件水准越来越娴熟的发展历程。


于群说案之五
第一次请国际海事局协助解决涉外纠纷案

这是中外运公司请求国际海事局防止海上欺诈委员会协助解决的一个典型案例;也是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处理,避免损失继续扩大的一个成功案例。

■ 孟于群


向国际组织求救

1992年5月,由于原船东自身的原因,承载我国纸浆公司货物的船舶被债权人扣押在希腊港口,无法继续航行开往目的港天津。而船上载着纸浆公司的4965吨纸浆则被原船东扣押了,理由是希腊二船东欠其10万美元运费,原船东企图通过扣货挽回一些损失,同时误认为船上的货物属于中国外运总公司所有。
然而,事实上,二船东欠原船东运费与中外运毫无关系。第一,运费应由二船东向原船东支付;第二,中外运向二船东租用的船舶,运费早已支付给二船东;第三,中外运与原船东既无运输合同关系,更无义务代二船东向原船东支付任何运费;第四,船上所载货物并非属于中外运,因此原船东无权扣押属于收货人的货物(根据我国海商法)。但是蛮不讲理的原船东硬是扣押了,还向法院递交了扣押申请。
纸浆价值300多万美元。纸浆公司要求索赔延迟费和利息损失等高达100万美元,考虑到由此引发的损失将难以预估,不仅延迟交货导致合同违约的罚款,且时下正值希腊夏季,高温天气,纸浆已装船4个月,极容易变质,以及扣押期间还有可能引起纸浆的行情变化,产生纸浆价格差的问题等,将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
如果想运回货物,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从法院获得提取货物的批准。可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摆在眼前,当地法院的法官们10天后要休假,这就意味着法院办公要延后几十天。时间不允许我们拖延,于是我和业务部门的同事即刻启程,前往希腊被扣船舶的港口,争取在有限的十天内,尽早将被扣货物解救出来。与此同时,罗马尼亚还发生一起租船案件亟待解决。
我和李启泰、刘北华一起出发,李启泰前往罗马尼亚,刘北华前往希腊,我负责两边案件的处理。
一到希腊,双方就进行了艰苦的谈判,直到深夜都未谈出个结果。眼看和解不行,我们想干脆向法院申请放货,走法律程序。实际上我们采取双管齐下,在向法院申请放货的同时,给原船东施加压力,促成和解,此不妨为上策。此招数一出便达到了我们的预期,最终对方与中外运达成协议,我方先垫付10万美元给原船东,原船东即向法院撤销扣货申请。
希腊这边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好,罗马尼亚又出现新问题要解决。罗马尼亚的案件刚告一段落,希腊刘北华又为纸浆案告急,强烈要求国内让我先到希腊去。可是罗马尼亚这边案子尚未处理完,国内收货人向中国外运总公司施加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所以船不开,我是不会离开罗马尼亚的。怎么办呢?我只好一边处理这边的案件,一边兼顾希腊的纸浆案,将意见汇报给国内,然后由国内指示北华。
协议达成后,双方又都有新的担心:我方怕钱给了原船东,对方仍不及时放货;原船东则担心放了货收不到钱。如何消除双方的顾虑呢?
苦思冥想中,我想到了国际海事局,于是大胆地请求国际海事局防止海上欺诈专业委员会协助,出面调解,解决的办法是:中外运把10万美元先汇到国际海事局的账号上,然后原船东向法院申请撤销扣货,待货物被解除扣押令后,再由国际海事局将10万美元汇给原船东。

难为北华小姑娘

北华那时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一个人在希腊感到很无奈很无助,实在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天天在盼望我们早点过去她那边,天天焦急地关注着罗马尼亚案件的进展,关注船舶起航的动向,多次打听船走了没有。因为船一走,就意味着罗马尼亚的案件有了结果,我们可以到希腊去帮她一起处理问题了。一次我们告诉她船舶今天可走,没想到又出新问题,让她失望了。我和启泰只好安慰她……其实我也感同身受,一人作决定,压力确实很大,只要一个判断失误,就有可能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此时此刻,深感自己法律和其他有关的知识太贫乏,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单薄太渺小了,面临的问题要在短时间内作出精确判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希腊这边接下来是如何运回货物的问题。中外运需要另外找船,大约又要支付50万-60万美元的运费,期间还要支付仓储费。二船东的资信情况很不好,可是我们已经给了他27万美元的运费,再找船又不想通过他,因为太不靠谱。
找船的同时,还要征得保险公司的同意,涉及卸货、装货、转运及运输途中的风险,均需事先征得保险公司的同意,才能在发生风险时获得理赔。
真是祸不单行,节外生枝,船只找好后,又发现我们的货被压在日方货物的下面,还要找日方谈判有关倒货的问题。日方提出倒货费和倒货期间发生的货损均由我方负责。
出发前,我突发头晕,一起床就晕得不行,只觉得天花板都在转。震英这位“蒙古大夫”,不知用了什么妙招,居然让我出来这么多天、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没有再犯。只是当时,我们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刚解决一个问题、看到点曙光,又遇到新问题,一落千丈,陷入苦苦思考和寻找新的出路,又看到一线希望,突然又冒出新问题,人简直要崩溃了。
出来后,我在心中一个劲地祈祷着,但愿能顺利处理好这两个案件,能为法律部的咨询公司创收效益;但愿同去的李启泰、刘北华的辛勤工作能有好的成效;但愿我们三个人能平平安安返回祖国。
罗马尼亚这边替代的船总算有了眉目,我们决定赶早晨6:44的火车去布加勒斯特,从布加勒斯特乘飞机到希腊雅典。
下午两点我们到达机场,一个半小时后到了希腊雅典国际机场,在出口处的北华和代理一起来接我们了,进关还算顺利,20分钟后就到了北华住地的港口旅馆。只见北华就像小孩见到亲人一样,乐开了花。
第二天上午办完事回来,本想睡一下,但还是放心不下案子的事,于是我们三人研究了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和行程安排。我谈了四点意见,依靠当地委聘的律师,把我们的要求明确提出来。这儿顶多留一人就行了。我因单位和家里都有事,加上自己常常感到心慌(走前生病未痊愈),故国内同意我9号返回,然后在京与律师保持联系就可以了。
从希腊运抵天津塘沽港的货物最终延期了,庆幸的是,由于问题处理及时,纸浆没有发生质变;纸浆的市场价格不但没跌反而上扬了;纸浆公司是中外运多年的老客户,关系相处很好,他们没有向中外运索赔。在处理了一环紧扣一环的难题后,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核心提示

十万美元拨千金

案子完结了,但留在记忆中的印象是深刻的,体会是深刻的,教训也是抹不去的:涉外案件涉及的当事人多、环节多、因素多、适用的法律多,处理过程中,突发情况多、复杂变化多、结果和发展均难以预料,一定要采取灵活的处理原则,争取最好的结果。身为一位企业法务工作者要处理好随时变化的海事纠纷。值得借鉴的是:
1.法律功底要深。要清楚自己在纠纷中是否占理,要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要找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处理方案。
2.问题处理要灵活。处理复杂案件既要坚持原则,又要适度灵活,为公司的利益从长计议。作决定前要现实地衡量利弊,需要退让时适度向后退一小步,目的是向前一大步。
本案,原船东扣押的货物不属于中外运,中外运有权向法院起诉。但花费时间长,损失可能比原船东索要的数额还高;纸浆一旦变质,中外运面临更高的货主索赔。虽然理论上可以向责任方追偿,但又是一场费时费力费钱的官司,最后能否执行也是个未知数。所以,我们分析后当机立断采取“四两拨千斤”的做法,即先垫付给原船东10万美元,使货物及时运回国内,事后看这是明智的选择,值得借鉴。当然灵活必须合法,否则会带来极大的麻烦。
3.善于借助国际组织的力量。国际海上运输产生纠纷后,必要时,通过国际海事局等值得信赖的国际组织充当中间人、调解人,也不乏是一种很好的解决问题的途径。国际组织在争议双方之间可起到协调作用,有时还会提出较好的解决方案,促成协议达成。尤其是当怀疑对方有欺诈之嫌或已被对方欺诈后。为减少损失,打击海事欺诈,更要主动求助于国际海事局防止海上欺诈委员会或其他相关组织,以保护自身利益。
4.不推卸责任,审时度势、争取以有利的条件谈判和解。当依法或依合同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时,不能一味地推卸责任或被动面对索赔,要仔细分析对方的实际损失,对损失数额等具体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以最有利的姿态与对方和解。这样既可以较好地维护双方日后的合作,又可减少己方的赔偿额,降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