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法律指引:海上运输篇
作者:李孝华、张慧             来源:中远海运e刊            发布时间:2020-02-12

航运业如何应对当前疫情带来的法律风险?江苏省律协海商委组织部分委员在假期迅速编写了一套法律指引,供造船与航运企业参考。本刊将分类陆续转载,以飨读者。



海上运输篇



(一)船东和承租人如何应对疫情下的港口安全问题?



如果一个港口可能面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或已经被感染的情况下,船东是否有责任继续要求船舶驶入该港口。英国法下“安全港口”定义为:“在没有异常事件介入的情况下,特定船舶在进港(靠泊)、港内作业(泊位作业)和离港(离泊)的整个期间,不会处于良好航海技术和船艺所无法避免的危险之中。”一个港口是否被认为不安全取决于多项事实因素,而这些因素大多是由于港口特点而对船舶、船员和货物可能构成危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显然可能会危及船员健康甚至生命,因此可能导致受影响的港口变得不安全。


我们认为在期租合约中,船长有责任服从承租人指令前往相应的港口。但同时,承租人负有指定一个预期是安全的港口的绝对义务。如果该港口在第一次指定后变得不安全,那么承租人则有义务指定另外一个安全港口。如果船舶已经位于港口内,那么在危险仍能被避免的情况下,承租人必须命令船舶离开。至于程租合约则相对复杂,因为在已经指定港口之后,一般认为承租人无义务或权利重新指定港口。不过,如果程租合约中有合理绕航条款或自由条款,例如船东或船长判断认为在相关港口卸货是不安全、不理智或不合法的,那么可以要求船舶安全抵达临近地点,船东则可以选择在其他临近港口卸载货物。


在决定一个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的港口是否安全时,船东可以参考以下因素(1) 感染风险。港口或泊位距离疫区的距离、之前是否有船员因靠泊当地受到感染、当地人是否存在偷渡行为、船员与当地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等;(2) 船舶在该港口及之后的港口可能会因为隔离检疫而被滞留的风险;(3) 当地为了防疫所采取的措施。上述因素只作参考,在船东作出拒绝服从承租人指令之前有必要从事实和法律两方面作出仔细审视和慎重判断。如果发现港口其实是安全的,那么承租人则有可能选择解除租船合约,而船东则需要承担因拒绝遵守承租人指令而导致的损失和费用。



(二)船舶或船员遭受疫情感染后的绕航、停租、滞期等问题?



一旦有船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那么船东当然需要即刻妥善安排将该名船员撤离船舶。如果病情是在公海航行途中发生,那么船舶就会出现绕航,并由此引发相应后果及费用问题。


我们认为,在期租合约项下,如果没有明确合约条款,那么船东需要对船员健康并由此发生的费用负责。但是,如果可以证明船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因为根据承租人指令靠泊受疫情影响的港口所致,那么船东则可以向承租人提出相应索赔,但这种索赔取决于租约相关条款,以及船东是否明知相关港口受疫情影响以及是否接受承担相关风险的事实。至于承租人是否可以将绕航时间视为停租,则取决于租约条款的约定。例如,Shelltime 4格式合同项下,为了给船员获取医疗服务而导致的时间损失可以视为停租事项。另外,Shelltime 4还允许承租人在船舶由于检疫导致延误的情况下主张停租。但前述两项停租事项的前提都是,承租人需要证明船员遭受感染,或者相关检疫延误,是由于船长或船员在未得到承租人许可的情况下离开船舶导致的。在未修改的NYPE 1946格式合同项下,承租人则很难依赖“人员配备不足”(deficiency of men)为理由主张船舶停租,因为deficiency一般被认为仅指船员人数。但如前所述,如果停租条款加上了“whatsoever”这一词语,那么承租人则有可能主张船舶停租,但前提是承租人可以证明船舶全面正常工作受到阻碍(the full working of the vesselis prevented)。当然,如果船东可以证明船员受到病毒感染是因为遵从承租人指令所致,那么船东则可以有效抗辩停租要求,除非承租人可以证明船东接受了相关风险,或船员遭受病毒感染是因为自身过失所致。


在程租合约项下,除非另有约定,船东有权为了船员安全而选择绕航。但是,由于运费已经约定,因绕航而产生的相应费用则需要由船东自行承担。如果船舶停泊在港内,由于发现船员疫情则可能会引起装卸时间和滞期费的争议。如果船员是在船舶正在或刚刚驶入港口才被发现感染染情,那么很可能由于检验检疫要求不能满足而导致船舶无法合法有效递交船舶准备就绪通知书(NOR)。在没有NOR合法有效递交的情况下,装卸时间是无法开始计算的。



(三)船东和承租人如何拟订疫情条款?



如前所述,由于现有疫情对相关国家港口的实际影响尚待观察,因此在拟订相关条款时是很难全面准确预计到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不过BIMCO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时已经提供了一个详细的标准条款及指南:Ebola VirusDisease: Shipping contractual guidance from the BIMCO,可以供租船当事方参考。


我们认为,船东和承租人至少应该对以下可能涉及到时间和费用的事项作出相应约定,包括消毒、检验、清洁、预防、医疗(包括为了撤离被感染船员而导致的绕航)以及港口费用和罚款等,若前述事项可能造成船舶延误,那么相关延误是否构成停租应明确约定。另外,因应被指定港口爆发疫情的情况,允许船舶驶往临近港口进行装卸货也十分必要。此外,船东是否需要作出承诺,保证船舶之前并未驶入过受到疫情感染的港口。总之,在签订租船合约时,无论是船东还是承租人都应该确认相关条款在相关病毒发生何种风险程度情况下才有效适用;在履行租船合约时不能因为相关国家乃至港口受到疫情影响,就轻率判断相关港口为“不安全”。如果船东因此而轻易作出不履行承租人指令的决定,那么则很可能因为违约而面临被承租人索赔的风险。


(李孝华单位系衡圣律师事务所、张慧单位系云崖律师事务所)